草木之思的感悟日记

写范文发表于:2020-08-06 04:34:09

201x年1月9日13时左右,阳光洒满整个阳台。这是201x年以来,我见过的最美的太阳。

它们温情的照在我的那些黄了叶子的花树上。如果花有语言,我想那一刻它们一定会口念着谢谢,如果花有表情,我想那一刻它们一定是面带着微笑。

而这一切,花都没有,花有的只是静默。静默的开、静默的落、静默的病、静默的死,静默的承受。

黄叶最多的是今年初夏时刚种下的几颗月季,而它们也是带给我惊喜最多的花树,幼小的苗在我的精心呵护下,竟也开出过不少漂亮的花朵。

不同的品种,每一棵都有它们别致的芳名。为了让它们少受一些旅途的颠簸,当初我是选了最好最贵的快递,才允许它们来到我的身旁,来的时候每一棵胸前都佩戴着粉*的小标牌,标牌上写着只属于它们的可爱的名字。我去花池里偷最软最细的泥土将它们种下,而后也在每一个花盆的外壁上贴下写有它们名字和日期的标签。

来之后不久它们就病了,准确的说,应该是来的时候它们就已经病了,是一种很难被注意到的“黑斑病”,属于菌类感染。一开始我不以为意,后来看着那些斑点越变越大、越来越多,我终于意识到花病的严重性,于是在网上开始查找各种的资料,才知道月季(玫瑰)本就是最娇气的花种,在花类里面它们还有一个不雅的称号叫*罐子,它们常犯的疾病就有十多种。

后来,我在网上买了*,治愈10几种疾病的*通通都买了回来。那些*对于人体是有微毒的,对于花或许也有,不过花需要它们来治愈疾病,就像人一样,犯了疾病终归是要吃*的,尽管*同时也伤害我们的身体——可见,这世上任何有生命的东西,卑贱也好、高贵也罢,只要活着,它们就都要面对一些沉重的选择或是生活的磨难。

黄叶排名第二的是,一棵名叫“*牙”的花。之所以叫*牙这样奇怪的名字,是因为它们的花骨朵细长而又洁白,至于*的牙齿是不是真的细长而又洁白,这么简单的问题,我却不敢妄论,因我从未细细的观察过任何一只*的牙齿,尽管年少的时候,我留守的外婆家总是养着一两只*的。

花的名字虽然不太雅致,但花儿却是开得素雅,不但花容素雅,那花的香味也是素雅,纯白的花瓣,鹅黄的花心,绿叶衬托之下美到极致。买的时候,售花的男主人告诉我它叫白丁香,我也就全然的信了。

直到某一天,我在书叶上读到:“那一日我们在满园的丁香树下,在四片叶子的花朵中寻找五瓣的丁香…。”我才知晓,原来我是受了骗,心里不禁有点气恼,但我气恼的却又不是错买了*牙,而是明明叫*牙,为何花商偏要做作的叫它丁香。

丁香这个名字固然是美的,但*牙的花容与香气却也是美的,自己明明卖的就是好花,却反而要假借另一种好花的名号去招摇撞骗。

可后来,我又想也许这也怨不得花商吧,因这世上或许确有太多只爱花名而并不真爱其花的附庸风雅的人,花商这一做法或许也只是为了把他喜欢的好花卖给更多的人。

*牙买回来时,是不带花盆的,只是花根处用保鲜膜裹着一小坨泥。所以我要面对的问题就是又得去花园里面偷土,谁让我住在这么一个看不见半寸泥土的“家园”呢?当时正值天气炎热的七月,一是考虑到寻土的艰难,二是考虑到寻土的耽搁,所以当时就躲了个懒,只是将就着用了一盆种植过碗莲的僵土,碾碎后遂将它种下。

初种下的*牙,原有的花骨朵依然每天都会开放几朵,给我以足够的惊喜。可过了没有几日,所有的花骨朵,便突然的变得焉搭搭的,再后来就干脆的脱落了。

我很是心疼,查找了不少资料,有人说是激素催成的花蕾,若是换了新的环境,落蕾是很正常的现象,等到花蕾落尽,叶子也会掉尽,掉尽之后如果长出了新叶,那这盆花才算是真正的闯过了鬼门关,适应了新环境——花为了适应新的环境,尚且要落尽满身的香蕾和习气,那人在面对一些大环境时,是不是也该收拾起自己的习气和性灵?

这株*牙最后确实是如资料上所说,先是落光了花蕾,而后落尽了花叶,很长一段时间内它都是光**的丑陋的存在。我也将它由阳光充足的南阳台搬到了见不到阳光的北窗台。又过去了很久很久,直到某一日,它光*的枝干上终于冒出了几片嫩叶,我才又将它搬回到属于它的原来的位置。重获新生的*牙,长势变得非常迅猛,不过半月的光景,已是满树碧绿的繁华。

然而这颗*牙,终究还是逃脱不了泥土的宿命,来自于它主人的草率的决定以及自以为是的将就。她万万也没有想到,一盆种植了碗莲的僵土,是不适合用来种植这种喜爱*性土壤的植物的。

因此这棵*牙在短暂的碧绿繁华之后,又开始了疾病缠身的日子,它的每一片叶子,总是在长出来不久之后,叶尖便开始焦灼枯黄。它的主人也认识到自己的错误,知道了是因为土壤的原因导致了*牙的病变,于是又开始施加能够改良土壤的*剂。施过*剂的*牙,虽然情况得到了很大的好转,但总也是好得不彻底的,任何时候,这棵*牙花上总有几片叶子是残缺而卷曲着的。

时隔半年,种错了泥土的*牙现已将它的根须深深的扎进了那僵硬而板结的泥土。这让花的主人感到很是矛盾,若是要挖出来重植,势必是一翻“伤筋动骨”的祸乱,不仅有可能伤了根系,也有可能再次让它们掉光所有的叶子。

花的主人第一次深刻的认识到,人生的每一个选择都一定要慎重,即使是养花,也由不得我们躲懒,由不得我们草率,因为每一个重来,都有可能带来太多的伤痛和牵连。

写到*牙,或许我还该写一写我的栀子。

栀子是我这些年所有的养过的花当中长势最好,又最讨喜的花。它也是我从小到大始终都钟爱着的一种植物。它的骨朵跟*牙的骨朵极像,开出的花也是素雅而洁白,且香浓而不腻俗。

少时的我就常常爱折上几枝*在我丑陋而粗俗的塑料瓶里置于卧室,每每推门而入,那花香便会扑鼻而来,年龄更小一点的时候,我还会采来锁在夏天布衬衣的扣眼上,有时也会锁在头发上的橡皮圈里。因我见村落里的养了栀子的妇人们都爱这样,用她们的话说,栀子可以避汗。想必是用来充当天然的香水的吧。

大概就因着这些情愫,成年之后的我,就算到了遥远的异地,只要见到了栀子就会疯狂的痴迷,即使给不了它们一个安稳精致的阳台,我也总要想尽一切办法养上一两株。这些年来,我已养过太多的栀子,但都是成活过一阵子就莫名的病了或是枯了。

唯独这一次的栀子从今年七月抱回来养到现在,除了起初落尽了满树的花蕾,叶子却一直都保持着生机盎然的翠绿,哪怕在这寒冷的冬日它们也一如既往的绿着。昨日看以前初来时拍下的照片,才发现它已丰盈粗壮了不少。我心里很有信心,如果一直这样养下去,哪怕是在遥远的异地,我的世界里也一定能闻得见童年花香的味道。

时常觉得,养花鸟除了技巧和环境因素以外,有时或许还需要一点缘分,一样的环境和技巧有时也能养出长势不同的花树,若是缘分深的,它们会“万古长青”的将你陪伴,若是没有缘分的,即使万般呵护疼爱,它们也终会离你而去。

在遥远的异地,在每一个乡愁浓烈的日子,感谢遇到了一株与我有缘的栀子。只是我也不知道这株栀子与我的缘分还会持续多久,来年七月的花开,我是否还能站在它的枝旁,欣喜感动的俯首拈枝闻花香?

无论怎么,我的栀子——曾经最疼爱的花树,愿你永远健康苍翠……如此,我才不至他日想起你的时候,眼里噙着泪,心里怀着愧疚....